对话多位体育专家:体育高考应该实行,宜早做筹备

马邦杰 王镜宇 卢星吉/新华社

今年10月出台的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》中提到“启动在高校招生中使用体育素养评价结果的研究”。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据此透露,关于体育纳入高考的研究已经启动。

体育再次叩响高考的大门。

新华社发(任超 摄)

体育是否应该纳入高考?回答这一问题之前,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毛振明讲了一个“锦州球贵”的故事。

20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,正是当时的国家教委在全国推行体育中考的时期。当时,辽宁省锦州市在这方面勇于探索创新,一些做法引起其他地区的关注。

“锦州那时为了预防针对体育中考的精准应试,直到考试前一段时间才由市长抽签决定体育考试的项目。”毛振明说,“结果市长抽中哪个项目,哪个项目的器材肯定在当地畅销。有一次,抽中的是篮球,结果导致锦州球贵,最后全市没有篮球可卖,而篮球场上全是练习篮球的孩子。”

“锦州球贵”正是应试环境下考试“指挥棒”强大效力的现实写照。

“多少年来,我们学生的体质状况一直下滑。但在实施体育中考之后,数据表明,初三阶段的学生体质有了明显好转,立竿见影。”毛振明说。

中考体育效果显著,但在学生升入高中之后,体质开始下降。这在很多地方是不争的事实。

中国青少年体质状况堪忧,缺乏体育锻炼被认为是其中一个较为重要的原因。

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孩子缺乏体育锻炼,并非因为家长、老师等不懂得体育的重要性,而是因为小升初、中考、高考等成绩事关重大,很多家长为了考分宁可牺牲孩子的体育锻炼时间。

一些业内专家认为,用应试的办法来解决应试的问题,或许更加有效。

参照体育纳入中考的经验,如将体育纳入高考,将直接提升体育课在高中课程安排中的地位,还将能调动政府、学校、家长等为学生开展体育健身活动创造条件,从而遏制学生体质几十年来持续恶化的可怕势头。舍此,大家寻寻觅觅多年,也没找到其他更有效的办法。

如果体育没纳入升学考试体系,体育课在一些地方就会处于可有可无的境地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学生没有时间和技能从事体育锻炼,改善体质就无从谈起。

体育纳入中考之后,体育在初中阶段得到了极大重视。尤其是初三阶段,很少再有挤占体育课的现象发生。

南京雨花台中学校长赵光辉此前主要负责初中工作,对于体育中考的作用感受深刻。

他说:“那时我深切地感受到初中学校普遍对于体育的重视,虽然不可避免带有应试的痕迹,但是中考体育对于学生体质健康的明显提升却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赵光辉支持将体育纳入高考:“体育对于学生们的身心健康和学习生活都太重要了。我非常赞成将体育像语文、数学一样列入高考。鉴于目前全国中小学体质状况每况愈下的现实,考虑到考试指挥棒的作用,唯有将体育纳入高考,才能最大程度提高全社会、学校、家庭和学生个人对体育的重视程度。”

记者在调研中,也听到很多反对将体育纳入高考的声音。反对者认为全国各地存在体育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,各地体育教学质量存在差异,体育纳入高考会出现不公平问题。

另外,体育高考会把体育变成应试学科,会增加学生对体育的反感等,也都是大家所担心的问题。

还有专家认为,即使体育高考有助于提升学生体质状况,但他们若没有养成健身习惯或具备健身条件,就会重走中考之后体质状况下降的老路。如此,体育高考对学生体质带来的改善也只会是暂时的。

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,体育高考也是如此。

不过,虽然近来要求体育纳入高考的呼声很高,但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实行体育高考的条件。这是接受记者采访的所有专家和教育工作者的一致看法。

究其根本原因,在于体育考试不同于文化科目的考试,其组织形式与内容设计以及现实条件之复杂超出人们想象,需要有关方面进行严谨的理论结合实践的论证。另外,需要留出充分的时间,让学生、家长和学校等各相关方做好准备。

最近几年,体育一直游走在高考的边缘。从高校自主招生考体育到“强基计划”涉及的36所高校体育测试,考试内容大多温和,难度不高。

有人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学生身体素质太差,学校担心体育测试会把“优质生源”刷掉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育卫生艺术教育研究所所长吴键表示,现实情况决定大部分学校“强基计划”体育测试要求不高,“追求高,会出问题”。

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李先雄认为,如果体育高考动真格的,眼下学生的体质状况与体育技能掌握情况堪忧,大多“不堪一考”。

他说:“我们很多学生都没有完成各学段的体育教学目标。比如前滚翻这个动作,本来是小学就应该学会的。但小学体育老师怕孩子受伤,不敢让孩子做这个动作。到了初中、高中,老师也都不敢教这个动作,学生始终就没掌握。”

“高考是一考定终身,学生一定会不遗余力,但体育考试如果没有基本的身体素质作为支撑,那些没有体育锻炼基础的学生很容易出事,难免会出现猝死、伤残事故。”

“高考体育,需要从小学开始就做准备,然后稳步进展到初中、高中,充分做好准备,到高考时就可以考体育了。体育是需要基础的学科,需要从基础源头做起。”李先雄说。

李先雄的观点在重庆实验中学副校长贺祠亮那里得到了证实。

贺祠亮认为,目前很多高中学生都不具备参加体育高考的条件,包括重庆实验中学在内,许多高中的体育教学资源也难以满足体育高考的需求。

“不只是我们一所学校,因为高中阶段现在没有把体育作为升学考试科目的要求,所以体育教学一向是比较‘散’的。”他说,“体育进入高考前,得先做好高中体育教学资源的涵养,强化体育教学的管理,也要处理好体育与其他课程冲刺备考间的关系。”

对于贺祠亮这样的一线高中教育管理者而言,体育高考可能带来的“安全问题”也颇为棘手。因为面对如此重要的考试,学生不可能不全力以赴,难免有受伤的风险。

“这就是我最大的困惑!”贺祠亮说,“从数学上来讲受伤是个概率,但我们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学生身上,一旦在学校发生,很可能就会造成‘校闹’。”

安全问题之外,体育高考的组织形式和公平问题也令人颇费思量。

“但凡是考试,其最基本的原则将是‘公平、公开、公正’。体育活动包括体育考试很容易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,场地、时间、温度、风速都容易对考试的结果产生影响。”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发展研究院体育教研员车纯说,“一旦考试期间外部环境的变化影响了考生的最终成绩,后续的申诉等问题将非常多。”

有专家表示,我国各地自然条件、经济条件和物资条件参差不齐,各地学校体育的硬件、软件环境也存在较大差异。即使在同一个地域,各校之间也往往存在较大差距,不同学校的学生享受到的体育资源不同。由此带来的公平问题,也都需要时间去提前策划、预先解决。

对于体育高考,除了组织形式和公平因素之外,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特别担心兴奋剂的问题。

他表示,这个问题必须事先想好解决办法。他说:“我不知道是不是杞人忧天。我总体认为,体育该进高考。但会不会出现兴奋剂问题?每年几百万考生,怎么查?我们现在合格的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只有一个,将来上海会建第二个,还是查不过来。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好,将来操作层面会出现很多问题。”

刘波认为,如把体育纳入高考,肯定有助于提升社会对体育的重视。也正因为此,体育高考在内容设计上需要更加慎重,尤其要注意“区分度”——让考生在体育考分上适当拉开差距。

他说:“我们现在有了体育中考,学生逐渐重视了,作用没有完全发挥出来,因为区分度很小。现在北京体育中考占40分,很多孩子都得40分。如果体育中考分值区分度能达到语文数学这个程度,大家会更重视。体育高考怎么考合理?怎么能考出区分度来?还需要时间来认真研究。”

吴键认为,体育纳入高考的课题研究应该加速推进。但体育高考涉及面太广,千头万绪,不能仓促上马。他说:“一旦出现问题,会造成次生灾害,造成不良影响。”

责任编辑:腾飞

(原标题:新华社对话多位体育专家:体育高考应该实行,宜早做筹备)

(责任编辑:孙颖莹_NB19008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